上海电器股份有限公司

《烽火金华》,人民出版社2017年10月出版。1937年12月杭州沦陷,浙江省政府迁金华。 面对凶猛的日本侵略者,金华人民与敌人并肩作战,团结一致,英勇作战,展开了一场气势磅礴的伟大抗战。 《烽火金华》的故事,正是金华无数孩子书写的悲壮而庄严的抗战史。 其中,金华远东是被日军铁蹄践踏,在血战中重生的地方。 在这里,被日军细菌战毒害的人不计其数。 这里“吃刀会”的成员,武功高超。 这里的故事远比抗日剧惊心动魄……写下这些故事的,是土生土长的远东。 石花果。 施华国想了很久,用八年时间搜集资料,写下元东抗日人的传奇。 他在斯里兰卡出生长大,从小就听父母讲日军在远东的暴行和人民的斗争。 而父母的这番话,也印证了家中散落的物件,印证了烽火不远的日子:饭盒、日军留下的靴子、床底下两把用旧红布包着的大刀 ——这是“吃刀会”的传统武器。 据考证,“吃刀会”是南宋时山脚石村石氏族建立的。 最早的目的是练习武术和维护公共秩序。 它继续,抗战期间,接受新四军领导,更名为“刺杀班”,保卫家园,保卫国家,英勇杀敌。 “暗杀小队”的成员身穿白衬衫黑裤,头上戴着小帽子,腰间缠着青色的卧布,小腿的带子里藏着一把小刀。 时至今日,“吃刀会”的抗日故事还在源东流传。 这部长篇纪实文学作品《烽火金花》可以说是史花果先用脚量的。 2005年,石花果开始收集相关信息。 他寻找那段历史的见证人,以及留在他们家中的任何材料,包括文字和图片。 但是,由于他同时要兼顾工作,所以他的数据收集只能是断断续续的。 2007年,施华国把全部精力都倾注在了这件事上。 他去了档案馆和博物馆,寻找线索,一一检查。 他走遍了远东乡28个行政村; 周围的草寨、府村、小顺、兰溪、义乌、富阳、萧山、衢州,只要是查明情况,了解详情,他也不会说什么,打包走人。 他不会开车或骑电动自行车。 他旅行时乘火车或汽车。 当他跑来跑去时,尤其是在偏远的山村里,他只是走开了。 我去远东乡东井村面试。 我走了五六个小时。 采访结束后,我又走了五六个小时。 因为经常要长途跋涉,他还为自己准备了干粮。 他喜欢带炒米粉,饿了。 石花果之所以连骑电动自行车都没学会,是因为他没有时间,而且他喜欢走路,因为他一边走路一边想着如何整理手边的信息。 有一次我在想它的时候失去了理智。 我在金华商城八一南街路口闯红灯,被摩托车撞了。 幸运的是,碰撞并不严重。重,也吓了他一跳。 2014年底,施华国开始创作《烽火金华》。 我全心全意地写在书上,家里的事情难免会出错。 我边写边烧水,水壶烧了两个; 一边做饭一边写,电磁炉又烧了两个; 我把餐具和筷子放在锅里,边煮边写,边煮边消毒,水都干了,连碗都“化”了。他惊觉这些瓷碗也是假冒伪劣,挠了挠头,说 想跟老婆解释,却掩饰不住。回想这些事情有点好笑,但施华国坦言,写这样一本书,苦多于快乐。因为重点是“纪录片” 人物、时间、地点,不仅要与各方的史料佐证,还要剔除资料中的一些错误。他说这是留给后人的文献,不想误导后人 深入探访,寻找第一手资料,测算元东的山水水土,走访元东的每一家农家乐。 用钢笔记录下来。在他的书中,h e逐渐掌握了很多第一手资料。 这些资料,有的是老一辈人口口相传的往事,有的是当事人深埋心底,从未向别人倾诉过的伤痛。 抗战时期,东井村曾是中央密探曹景泰控制的村庄。 在他的保镖中,有一个叫曹的人。 此人曾是“吃刀社”的一员,武功颇高,后来被奸细收买。 而他的侄子刘思迪是新四军第八旅的一员。 刘四哥在《水浒传》中,在跳蚤上鼓时有四处走动的能力,多次回到日军掩体偷枪。 曹姓人得知此事后,某日刘四哥去东井时,舅舅一把抓住侄儿,先是摔断了胳膊,然后残暴地杀了他。 施华国表示,他会在《烽火金华》的第二部详细写下这个故事。 2015年在远东乡长塘许村探望老人许正喜时,老人92岁。 徐正熙曾任长塘徐村地下党支部书记、游击队成员。 老人提到一件事:1942年5月,日军进入元东后,他们修建了碉堡和慰安所。 当时,一名日本士兵从慰安所带走了一名日本妇女,偷偷溜了出去,加入了第八旅第三中队。 日本人是夫妻。 后来,他们有了孩子,就住在长塘许村。 1945年9月,夫妻二人随兵北上抗日,再无音讯。 这支部队赴山东执行新任务。 人们认为他们应该在前线牺牲。 否则,他们怎么可能丢下自己的孩子,不理他们? 施华国说,他父亲也提到,这样一对日本夫妇跑出去加入反法西斯阵营,一个孩子留在当地。 可惜,距离许正熙的探访,仅仅过去了半个月。 施华果再次去找老爷子的时候,对方病重在医院的急诊室,第二天就去世了。 在另一次走访中,与村里的老人聊天时,有人提到19422009年浙赣战役期间,村里有人在江西被日军俘虏。 后来,他们是“吃刀社”的成员,当时的国军赶来营救。 石花果赶紧去找老爷子。 老爷子已经90岁了,谈起往事都有些踌躇。 老人说,他和其他一些中青年被日军俘虏当搬运工。 当他们到达兰溪时,他们被迫将弹药运送到前线。 一名同伴不听日军指挥,当场被杀。 他们后来被送往江西玉山,那里正在维修机场。 这些中青年不仅要当苦力,还要被关在房间里供日军玩,充当“慰安妇”。 说起被逼做这种“无耻之事”,老爷子泪流满面。 他说他不是为自己的所作所为而哭,而是为死者而哭。 他在那里待了大约 19 天,受尽屈辱,直到获救。 此时,同组的很多人已经死亡。 在获救人员逃跑过程中,有的被日军埋设的地雷炸死,真正回来的寥寥无几。 老人说,那段可耻可怕的过去,他从来没有告诉过任何人,包括他的妻子。 不说,心里会不舒服; 如果你谈论它,你将不会为难人。 这次终于说出口了,心里的石头终于松了一点。 不过,他希望石花果不要写下自己的真名,只希望他和他的子孙能够安居乐业。 石花果答应了。 在与时间赛跑中,写作面试中最难的部分是什么? 石花果说,不走路,不吃干粮,不被信任,对方关上门让他吃。 有一次他顺着线索找人,却被人无视,估计是把他当骗子了。 他别无选择,只好找身边的人了解情况。 邻居们说,他还是要问有关的人。 石花果觉得有道理。 两天后,他带来了一份礼物,再次上门好好说话。 对方终于松了口气,打开了聊天框。 采访中,两位老人告诉石华国,抗战初期,山里石村的很多热血汉子北上参加新口战役。 被问到有多少人,老人说不上来,只说了“很多,很多”。 新口之战是抗战初期中国军队在晋北与日寇作战的一场大规模战役。 战斗从1937年10月13日至11月2日,历时二十一天。参战部队有燕西山晋绥军、国民党中央军和八路军(又称十八集团军)。 由中国共产党领导。 新口之战也是华北抗战中最激烈的一场,杀敌一万余人; 中国军队也做出了巨大牺牲。 常正廷祯英勇上前督战,相继被枪杀身亡。 关于石家人在这场战斗中的情况,石花果在网上搜索了一番,又到档案馆查了查,只发现零散的一两句话。 他没有放弃,在网上发帖寻找了解这段历史的人。 当地一位初中生回答,他问了高中的学长和老师。,谁都不敢说真话,就连辛口之战也很少有人知道……石花果背上书包,直接赶往山西。 来到忻州一问,很多人连忻口都不知道,更别说近80年前的那场惨烈战役了。 最终,辛口难觅踪影,被问及战斗情况时,大部分当地人摇头三声。 他跑到当地档案室询问,没有更多信息。 看着他为实现目标而“绞尽脑汁”的努力,档案局工作人员终于告诉他是否要请当地作家。 作者是八十多岁的胡全福。 他一直关注抗战历史。 他手头上可能有一些材料。 施华国喜出望外,找到了这位胡全福先生。 胡老爷子听他的意思,一拍大腿,叹了口气,“你早几年就该来的,现在这些材料都丢了!” 胡先生确实有一些关于新口战役的资料,但是因为这几家每年都经常搬家,资料丢失严重。 不过,他回忆说,当他看到阵亡将士名单上有200多名施姓烈士时,印象深刻,因为当地几乎没有姓“施”的人。 听说石姓士兵是浙江金华人。 现在他看到了石花果,信息终于是正确的。 200多人,这是施华国从胡全福先生那里得到的数字。 石家200多个好男人,过去是无名英雄,现在依然是无名英雄。 而他顺着当地老人提供的信息,找到了唯一的幸存者,得知参加新口战役的国军某营营长石明旭,在“文革”中牺牲了…… 那段历史的亲身经历证人,证人,现在都老了。 施华国说,上个月去过的人,这个月再去,可能就没了。 整个参观过程中,“我回头一看,一个人不见了;我再回头,又一个人不见了。” 这给石花果的使命感增加了许多紧迫感。 他知道自己在与时间赛跑。 “(在那场保家卫国的战争中),无数有血有肉的人成为了不朽的灵魂。他们曾经是儿子,有站在门口的母亲;他们是丈夫,有梦中的美女;他们也是 有父亲有孩子等待培养……对于那些为国家做出贡献的地下工作者来说,他们的名字大多没有机会被铭刻在历史档案中,甚至连一张照片、一行字都没有留下。 文字。有些甚至是我们从未听说过的英雄。他们的英勇精神应该被钦佩和珍惜,他们的英雄事迹应该代代相传,被传颂。” 本书的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