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国维——书商豢养的学者

发布时间:2022年07月30日
       本世纪, “国学”开始升温, 被誉为“国学大师”的王国维也屡屡被提及, 其中最引人注目的就是他的死因。 1927年6月2日, 王国维在昆明湖自尽, 死因成为“中国文化史上的世纪之谜”。 2000年4月12日, 甘春松先生在《中国读书报》发表文章《王国维:自杀的原因》。 , 并认为主要原因是其矛盾和忧郁的性格。但从本文搜集的资料分析, 罗振宇的死与他的死是分不开的。王国维是书商罗振宇养大的学者。洛振羽没有杀他的动机。最大的可能是王国维用自己的死来抵抗罗振宇的控制。以下是《王国维, 自杀的原因》节选: 王国维和罗振宇的关系真是非同一般。王国维年轻时对科举学习不满, 以致于参加科举时“归来不休”。向往新的学习, 却因“家境贫寒, 无法出国留学”。 1898年王国维来到上海, 任《时事报》书记, 为馆主王康年撰稿。业余时间, 他去罗振宇开办的东方文学社学习。罗振宇对人才的眼光不错, 在各方面都支持他, 甚至赞助他去日本留学。从此, 王国维到处跟着罗振宇。罗创办了一本杂志, 王国维为他编辑和翻译。罗峰调到北京在理学院工作。王国维也去了北京, 在罗身边工作。 1911年辛亥革命后, 罗全家赴日本, 王国维也举家迁往日本。后来, 罗振宇定居天津, 罗给王国维“南书房”。罗“入南斋执勤”, 王国维帮他整理宫中的文物和书籍。王国维的兴趣和研究重点从哲学和文学转向甲骨文、边疆历史地理和敦煌学。除了他自己的原因之外, 还和罗对大量新发现的掌握有关, 他帮罗整理了考证。这可以从他的文章《中国近二十年或三十年新发现的认识》中得到证明。对于这种依赖关系, 王国维一方面有一种报答的想法, 但同时也感到屈辱, 觉得这是“为人处世”。罗王家虽然后来有了姻亲关系, 但王国维内心的不平衡依然存在, 而罗王家关系的破裂, 显然是受到了这种心理背景的影响。到目前为止, 认为国王因迫害而自杀的主要原因有两个。首先是强制执行债务。据郭沫若说:“据说他不忠于前朝, 但没有其他死因……根据他的死因, 他实际上是被罗振宇迫害的。虽然细节不完全清楚, 大致情况是这样的, 罗在天津开了一家书店, 王家的儿子参加了, 亏大了。罗对国王很不满意, 王家的儿媳国王是罗的女儿, 所以他回家了, 这让王国维很伤心。他的友谊, 迫使他自杀。
       ” (《鲁迅与王国维》、《历史人物》)此外, 溥仪提供了另一个传说, 说清朝内务大臣邵应拓王国维卖了一批书画。罗振宇得知后, 从王国维手中接过。书画要走, 他说可以卖给他, 但卖掉后, 罗扣留了1000多元的收益, 作为王璎珞的债务。结果王国维受不了邵颖的催促, 就自杀了。 (《我的前半生》第202页)第二个是王失去儿子后, 罗将新寡的女儿从王家带回来, 这让王国维感到非常尴尬。与王国维相伴近30年的尹楠说:“去年秋天, 既有大儿子的死, 也有密友的死。今天自杀。”有几个原因是推测性的, 以至于不能被认为是确凿的。此外, 罗振宇一直因为假满清官位, 盗窃和贩卖国宝而名声不佳。石达在《王靖安先生之死的真正原因》一文中说:“罗振宇本来就是一个打着知识、假名的幌子骗人的大骗子。把中国古籍贩卖到国外, 制造假古董。赚钱做生意。。。这样的人能知道自己有多好。可惜王老师在苏州师范学校当导师的时候在教书, 所以被他吸引了。把它当成工具他的学习。” (文学周刊第5卷第1-4期合订本)他甚至认为王国维的“剩”完全归咎于罗振宇。借老牌名利双收, 在这样的环境下, 他很难摆脱自我, 成了一个“老而不老”的人。你必须站稳脚跟。”(《悼念王靖安先生》、《汉学杂志王靖安先生专刊》)。罗振宇的性格是好的书商, 坏的文化经纪人。上面的文字非常清楚地说明了罗振宇的坏品质。不可否认,

他也是一位文人, 有人称他为“国学大师”。由于他对甲骨文和敦煌文献的客观贡献, 后人对他的评价高于同时代。前半生他对自己的老大臣很不满意, 指的是罗振宇的名声不好, 人品差, 甚至凭借自己的名声, 把假古董当真古董来卖。罗振宇的书生名声, 与王国维有些关系。王国维与罗振宇有“依附关系”, “被他拉为学习的工具”, 是书商与寄养学者的关系。有句好听的话:“罗振宇成了王国维一生的支持者、事业的推动者和学术研究的引领者, 也是王国维一生中为数不多的知己之一。”洛振羽想让自己手中的东西更有价值, 还需要学者的研究铺路。王国维就是这样的学者。就像演艺界的经纪人把年轻演员变成明星, 妓女把小女孩变成妓女一样, 他或她自然把他(她)当成摇钱树, 牢牢地握在自己的手中。
       名人和妓女要想摆脱依赖, 往往要付出沉重的代价。在甘春松先生的文章中, 这个结论可以说只隔了一层窗纸, 但他并没有刺破。, 在列举了一些关于偿还债务的不合理猜想后, 他轻描淡写的说了一句, “但这些理由有很重的猜想, 所以不能作为证实。”事实上, 一些现有的理论无法得到证实。甘先生的“人物悲剧论”有较重的思辨因素。性格悲剧是所有自杀行为的共同因素, 而不是王国维的自杀动机。当然, 罗振宇从不希望王国维死。王国维的身价不是那几块钱可比的。 “罗振宇迫害论”不够准确, 应改为“抵制罗振宇控制论”。王国维死后, 人们在他的衣服里发现了他留给儿子王振明的遗书。其上写道:“五十年, 只欠一死。此变后, 我再也不屈辱!即星昊葬于清华园……书可托陈先生(殷柯)和吴(米)来处理。”王国维生前曾与陈寅恪长谈, 两人的关系十分密切。陈寅恪为王国维题词强调:“思考不是自由的, 但不如死去。” “唯有这种独立的精神, 自由的思考, 牺牲了数千年, 与天长相伴, 三光永光。”陈寅恪对“烈士文化信仰论”的广泛认同起到了重要作用。然而, 在清华大学的“四大导师”中, 没有人有自由独立的问题。唯独王国维心神不自由, 为何而来?王国维的名气逐渐增加后, 他对自由和独立的渴望增加了。自从他被任命为清华国学院的导师后, 他摆脱了对罗振宇的执着, 获得了自由和内心的平静。独立的。但北伐即将入侵北平, 梁启超准备避难日本。没有了清华书院港湾的保护, 革命浪潮将把“老人”王国维推回罗振宇的圈子, 从而再次失去自由。这就是他的遗书所说的“再羞辱”。郭沫若和溥仪的债务, 对罗振宇来说太小了。事实上, 在王国维的儿子罗振宇的女婿去世后, 王国维将海关的抚恤金全部寄给了罗小纯, 以供儿媳罗小纯以后考虑, 但罗家却出人意料地拒绝了。接受养老金。王国维把汇票寄了好几次, 又被退回了好几次。最后, 罗振宇写了一封分手的信, 寄了出去。在这封信中, 罗振宇将自己比作崇尚博爱的墨子, 并指出他在30年的交往中一直在无私地帮助王国维,

从未抱怨过, 而是将王国维比作“提倡博爱的先秦人”。尊重自己”。哲学家杨朱认为王国维自私, 不报恩。罗振宇要的不是那点小钱, 而是王国维的自由, 让他继续为自己服务。
       王国维摆脱了支持的身份后, 他认为罗振宇的恩情已经得到了报答, 再要, 也只能以死报答。我宁愿去死。”罗振宇没想到王国维的反抗如此猛烈,

后悔来不及,

事后采取各种措施补救。首先是进一步炒作王国维, 制造假遗嘱, 骗溥仪谥“忠”, 又在天津举行王国维追悼会。.然后编辑出版王国维的遗作, 终于为他赚了一笔。 《海宁王中启功遗书》在王国维去世半年后开始出版, 速度惊人。罗振宇的操作真的是老土了。陈寅恪、梁启超等同事应该都知道王洛关系的本质。士大夫的思想独立是一种文化, 封建的依附也是一种文化。
       有趣的是, 陈寅恪的墓碑上还刻着“独立精神, 自由思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