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我该不该续写我的作品,跪求各位来指点,不胜感激!!_舞文弄墨_论坛_天涯社区

发布时间:2022年09月22日
       一开始, 我的作品叫《巫师》, 2007年左右开始写, 后来没人看的时候就没有继续写了。 无聊百度了多年, 发现居然有人做了百科全书。 当我发现有人说要下载时, 我的心很激动。 所以过了16年现在, 我突然有了一个想法, 就是把这本书看完了, 一开始还有点上进心。 写了半天, 感觉没有人读这么多。 直到那时我才意识到写作是为读者和读者而写的。 关闭, 唉, 现在犹豫要不要继续。 . . . . . . 废话太多, 先发几篇文章给大家指点一下。 我希望有人会读到它。 不知名的人写的, 真的感觉很孤单, 异常的孤单。 . . . . . 作品一开始就被废弃, 后来更名为《巫师的复仇》第一章。 这只是一个简单的寺庙。 老了, 如果不是尘土飞扬, 这座寺庙看起来就像一座被遗弃了很久的破旧的老房子。 神殿之上, 坐着一位老者。 他穿着一件用金线织成的斗篷。 斗篷上绣着一张风帆, 飘过巨浪。 斗篷的右侧, 斜体字绣得整整齐齐。 斗篷下, 遮住了老者不时因咳嗽而颤抖的双手——一只骨瘦如柴的苍白手, 老者一手拿着一根船桨形状的绿色法杖。 结满了结, 破旧的外观在顶部精美地镶嵌着一颗五颜六色的宝石。 在这样的点缀下, 这根棍子就像是一件由技艺精湛的工匠特制的匠心之作。 就在这个时候, 老者正用一个像是桨的东西牢牢地触地, 冷冷地看着前方。 大厅里还站着三个年轻男子, 个个都很俊俏。 第一个人穿着一件白色的长袍, 长袍上绣的图案与老人的斗篷一样。 在雪白的长袍映衬下, 男人的黑发犹如泼墨一般, 美得不可方物。 一把蓝色巨剑悬在他的背上, 长约六尺, 许多细细的雪花不时从剑上飘落下来, 增添了男人的魔力和迷幻色彩。 身后的男人满头胡须, 一字横眉, 一双虎目中含着阴沉, 不怒自威, 还留着披着披肩的黑色长发, 不过是蓬松的。 与白袍人相似的容貌之下, 虽然同样俊美, 却多了几分与白袍人不同的霸气和霸气。 只见他光秃秃的肩膀, 满身伤痕, 肩膀上还有一个刺眼的刺青, 与白袍男子和老者斗篷的纹路一模一样。 剩下的就和两人的阳刚之气不同了。 只见他的皮肤比雪还白, 乌黑的大眼睛, 玉牙残破, 嘴唇上还留着几缕小胡子。 一眼看去, 就像是闺房里的美女。 一头乌黑的长发随风飘扬, 宛如一只黑色的水袖在风中翩翩起舞。 只见三人神色凝重, 紧抿着嘴唇, 仿佛敌人就在眼前。
        空荡荡的庙宇, 只回荡着老者刺耳的咳嗽声。 迅捷神殿三道外影“嗯”了一声涌了进来, 影子拉长扩散, 眨眼之间, 就扩散到了看不见的黑暗中。 黑暗仿佛将神殿与世隔绝, 抛弃了外界的一切和一切。 只剩下无尽黑暗和死寂的气息。 “田宗​​志, 你终于回来了!” 老者在黑暗中用嘶哑的声音说道, 语气似乎对来人很熟悉, 同时, 老者的周围也流淌着一道黄色的光芒。 蓦地, 老者身上的黄光爆射而出, 化为几道光芒。 一道微弱的雷电轰鸣声响起, 紧接着, 便是殿墙倒塌的声音。 除了老者身上的黄光外, 白袍男子身上也泛着淡淡的黄光, 而长须男子和俊美男子同时泛着蓝光。 即便如此, 身上散发出来的光芒, 也根本不足以在这黑暗中四处张望。 “再不出来, 我就翻脸了。” 老头倒吸一口凉气。 老者话音一落, 黑暗骤然消失。 阳光从倒塌的墙壁上直接照进来, 突如其来的回光让他们都用手挡住了刺眼的光芒。 也是在这一刻, 黑影在妖孽男子的脚下缠绕, 化作一个头发蓬乱, 衣衫褴褛的男子。 一只枯枝一般的手抓住了妖孽男子的脖子, 让他动弹不得。 衣衫褴褛的男人笑道:“周唐硕,

我们翻脸, 二十年前的脸都翻不了了, 你们这些自以为是的瘟神!!” 毕竟, 你真的没有死!?”田宗志没有回答老者, 但他额头上的青筋已经膨胀起来, 脸色骇人, 见他手上稍微用力, 妖孽男子全身麻木, 虚弱得如同触电一般, 就在这时,

大胡子男子手持一把黑色巨弓, 不知何时发出蓝光, 只见他身上布满了弦。 容易……这太容易了, 不禁让胡须男感到不安, 果然,

天宗之身上那三个更加透明的洞口, 如同水面上的涟漪一般扭曲着, 从洞口蔓延到全身, 蔓延开来。 一层一层, 最后消散, 场面十分诡异, 妖孽男子失去了田宗志的蒂娜, 砰的一声倒在了地上, 但天色一散, 倒在地上的妖孽男子却无人抱起。 相反, 在场的每个人都屏住了呼吸 h 并把他们的精神提高到最高的警惕。 正好天宗智才的位置正对着周堂守, 射中的三支巨箭还没有失去剩余的力量, 继续往前冲去。 胡须男虽然知道周堂寿不能伤到这种程度, 但还是急忙道:“父亲, 小心!” 见周堂目不转睛地看着, 他身上浮现的三道金光朝着巨箭射去。
        异象重生, 每一道巨箭扫过的黑影竟然出现在了天空之中, 然后被他的出现, 化为了一条三爪尖牙的大黑龙。潮州汤合上了血盘, 猛地飞了出去。 天宗志的这一击出乎意料, 周唐寿也自问, 不能瞬间再次凝聚光场, 然后反击。 眼看着三头巨龙就要将船汤放到嘴下。 就在这生死关头, 周堂手中的宝石散发出耀眼的绿色光芒, 而他的全身则由内而外散发出无数的黄色光芒。 “保护范儿!爸爸要散光了!!!” 白袍男子的叫声在不远处, 金光已经铺天盖地。 一切瞬间在金光中湮灭……当金光消散时, 这座宫殿早就化作一堵残垣断壁, 满是瓦砾和瓦砾的废墟。 漫天飞扬的尘土, 遮蔽了他周围的一切。 许久, 尘埃散去, 一个衣衫褴褛, 满身伤痕的大胡子男子出现在了盖中。 只见他脸色阴沉, 抱着早已晕倒的白袍男子, 握着俊美男子被撕破的衬衫一角, 一个趔趄倒在了地上。 ****************************************************** ** ************ “周凡, 周凡, 醒醒!” 俊美男子一睁眼, 就看到一望无际的黑暗, 还有一只牛一般大的鼻子, 上面戴着金子。
        擂台上的男人。 男人用力地摇晃着他的肩膀, 不断地冲他吼叫。 “这是……我怎么会在这里?我是在做梦还是……”周凡疑惑的问道。 大鼻子男人全身的蓝光让他凝重的神情越来越深, 森然回答道:“这里应该是天穹所造的结界或者幻境空间, 黑暗中似乎没有尽头, 不管你想去哪里。到处似乎都在原地踏步。” 说到这里, 他指了指地面, 抬起脚, 露出地底深处的一个脚印, 继续道:“就像是被束缚了一样, 无论怎么走, 每一步都在同一个地方。我醒来的时候, 天宗之 刚好让你在我旁边昏迷, 我假装继续昏迷, 直到他出去才敢叫醒你。 神族上。虽然这次他的回归出人意料, 但他报仇的对象是神道中的“七圣”!我们的父亲有这么强大的神器, 他怎么能如愿以偿, 哼!!” 周凡听了这话, 不置可否, 只是一头雾水。 他想站起来, 却只觉得头重脚轻。 他点亮了光场, 原本被墨水染过的黑发顿时变成了散发着蓝光的白发。 他拔出一根头发吹到嘴边。
        头发竟然在空中盘旋, 悠然飘回帆头, 正如牛鼻子老头所说, 他被束缚住了前进的步伐。 “我好像没见过贤兄, 怎么会知道我弟弟的名字?听贤兄的语气, 应该也是七圣之子, 不知道是哪个叔叔的儿子 他是?” 周凡问道。 牛鼻子老头道:“哦, 对了, 你看我都说了这么久了, 还没有报我家。我叫袁成文, 我爹是文神”袁默一 “。” 周凡瞪大了眼睛, 惊讶的道:“我父亲能把一切都放在画面里。化作真神的本尊, 在“天海”被掀翻之时, 独自消灭天灾, 不留祸患, 但在民间, 却一直盛赞凌尊的神迹。 ” “这太荒谬了! 无知书子, 其实那些都是无知的凡人散布的谣言! 元末一一个人能解决问题吗? 这么弱的书生, 他有那种! 不知道什么时候, 田宗志就闪到了袁承文的面前, 不屑的对周凡说道。 “别再诽谤别人了, 你这么厉害的人物, 怎么可能夹着尾巴跑得跟丧狗似的!” 这都是关于用一些糟糕的手段绑架他们的孩子。 你只是个小家伙! ”突然, 黑暗中传来如此讽刺的声音, 一道蓝光突然从天宗的身边亮了起来, 一张十五六岁男孩的俊脸出现在这蓝光之中。只见男孩抱着天宗之。 ……, 蓝光扩散开来, 瞬间化作一团红色火焰, 少年的身体顿时化作一团炽热的红碳, 将他紧紧抱在怀里的天宗芝烧成灰烬。 像谁从背后偷袭, 我这火神“阳熙”一个人, 就足以杀你千万次, 还在这里吹牛! 来自黑暗。 只见灰烬漂浮在黑暗中, 在火红的光辉下, 露出了诡异的笑容。 笑声中, 飘落的灰烬继续附着在杨希的身上, 杨希身上的火焰在脚后跟的转动中被吞噬, 一层一层的包裹着。 然后只听到龙声, 夹杂着杨希痛苦的呻吟。 , 以及无助的嘶嘶声。 当一切恢复到可怕的寂静时, 灰烬消散, 只剩下消失在蓝光中的杨曦, 像软泥一样躺在地上。 元承文和周凡看到杨曦的天宗之光域还不如他的修为, 但田宗之却是一脸打倒了杨曦。 对于田宗志所展现出的深不可测的实力, 他不敢有一点得罪齐虎威。 他只是僵在了原地, 就连逃跑的念头也立刻消失了。 田宗植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出现在了杨曦身边, 骂道:“小鬼, 更重要的是!都是你爹没文化。”忽然转过身来欣赏隧道。 , 他的洞察力很好, 他知道光场是隐藏的, 没有影子, 这样他就可以摆脱束缚, 进行偷袭。这真是一个策略!可惜我背负了重担 神一般的嚣张, 要是有耐心再靠近我几寸, 我就嚣张了, 说不定我真的会吃亏。 又说:“要杀要砍, 不要在这里侮辱人!” ! ” 田宗志笑道:“休, 小子, 你的生命可贵啊! 说完, 便消失在了黑暗中。 天空已经好几天了。 得知光场被点亮后, 就会绑定影子。 收起光场, 周元二人顿时轻松移动。 首先是照顾受伤的杨希, 好在天宗志没有做出重手, 只是让他干掉了光域, 休息了一会儿, 便安然无恙。 三人年纪相仿, 很快就熟络起来。 原来阳溪是天上最早的就算是被抓到这里, 在孩子因为“太阳神阳天照”被俘后, 他还是将这次袭击的情况告诉了其他六圣方, 并要求各方提高警惕, 但周 袁仍然无法逃脱攻击。 不受约束的命运。 周凡之所以能被袁成文认出来, 是因为号称白袍君子的周航是他的哥哥, 神道史上最年轻的拥有金色光域的神, 而周航的二哥周翔则名扬四海。 他的勇敢和良好的战斗力。 神道。 因为大神们需要进行长期的远征, 驱散从未消散的恶灵, 所以袁成文和周航周翔合作过很多次, 而且还蛮友好的, 所以知道他们也有一个 弟弟叫周凡。 不过, 周凡也有名气, 却以俊美的容貌和如瀑布一般的黑发, 为世人所称道。 袁承文看出周凡长得俊俏, 与周航和周翔有些相似。 他的黑发就像染过的墨水。 再结合这几天天宗攻打七方圣域的消息, 他虽然没见过周凡, 但见到周航的时候, 估计就认出来了。 因为影子是被天所束缚, 所以只能迈出一步点亮光场, 边走边摸索。 然而, 摸索了几天, 我才知道, 除了伸手不见五指的无尽黑暗, 我一无所获。 不知过了多久, 田宗志的出现并没有像之前那么意外, 因为这次他带来了两个人和一个血淋淋的脑袋。 两人都被从天而降的黑龙缠住了。 两人是一男一女。 那人是个大约十七八岁的男孩。 他看起来很阴沉。 他有一双柳叶眉, 脸上却布满了粉扑。 呼吸。 只见他的眉毛下垂, 头发遮住了左眼, 而裸露的右眼却没有眼球, 只有鱼白色。 他用绣有牡丹图案的手帕包住脸, 遮住口鼻。 这一刻, 他一动不动。 我不知道它是死是活。 女人的皮肤比雪还白, 鼻梁很高, 一双翡翠般的蓝眼睛, 一头小麦似的黄发。 此刻, 她的手脚虽然被束缚, 动弹不得, 但她却是张大嘴巴, 大声咒骂着, 用粗话骂了天宗十八代祖师。 粉红色的脸被气得通红, 时不时会朝天吐口水, 举止出人意料。 黑龙的尾巴缠在一个中年男子的头上, 从脖子处被斩断。 他的脸上, 从额头到下巴, 一道道伤痕, 让本就恐怖的断头, 更加的可怕。 他的眼睛闪闪发光, 但他时不时闭上眼睛, 叹息一声, 坚持“生存”。 不远处的周凡忍不住疑惑道:“江叔!?” 江大叔是谁? 原来, 这颗头颅来自于七方圣域中的力量之神, 名为“江关”的神灵。 因为他和海神舟唐守一起守护着“神道门”, 所以两方的神明, 唇齿相依。
        有联系方式。 江冠拥有训练有素的筋骨, 自身的光场可以让他的身躯硬如钢铁, 力量无穷。 他的动作起起落落, 非常敏捷。 周凡小时候, 最喜欢的就是被江冠抱在肩上, 跟他一起走, 就像是穿云飞, 转眼间, 事情就变了。所以, 周凡从小就钦佩和喜爱江叔的能力。 没想到这个时候再见面, 江冠已经死了。 只是因为神道轮回不需要经过地狱界, 所以只要灵魂不死, 就不会逃入轮回六界。 田宗志指了指周围, 先是指了指周凡, 开口道:“海神。” 然后他指了指袁承文, 道:“文神。” 然后他指了指杨曦, 道:“炎神。” 然后他指了指对方。 被黑龙包围的少男少女道:“月光神。” “暗夜神。” 终于, 他指了指江关, 道:“立神。” 然后他摸了摸自己的手掌, 开心的说道:“搞定了!” 行进间, 空间的黑暗如墨墨一般流淌, 原来, 这无尽的黑暗, 竟是由一群数如星辰的鬼魅所组成。 他们似乎很害怕黑龙。 黑龙所到之处, 鬼鬼祟祟地四处奔涌, 唯恐避之不及。 鬼魂被两边的黑龙迅速驱散, 几道红光直接出现在上方。 放眼望去, 红光是飘浮在空中的结印散发出来的。 红光一闪, 这里竟然是一个被红光结笼罩和封印的大山谷。 田宗志负手而立, 他站立的地方突然出现了一座祭坛。 祭坛上散落着无数腐烂的手脚, 满是暗红色的腐肉, 上面的绿色烟幕被鬼魂包围。 祭坛的七个不同位置, 都刻着一块低头似的妖石形状, 正对着田宗之站立的位置, 半蹲着端着火, 闪烁着诡异的绿光摇曳。 只见天空的剑指被抽在空中, 六只浑身青筋的巨手从祭坛之上升腾而起, 分别抓向了周元等人。 天宗之指着天上的鬼怪, 大声说道:“神道将灵魂分为六次轮回, 并以善恶为幌子对灵魂进行分类。但是, 谁可以决定对错, 善恶的确立遵循本原, 因人而异, 让灵魂承受神道定下的善恶法则, 以自己的威慑力强行驯服和愚弄其他灵魂, 让不同的道路成为神道不可抗拒的奴隶, 而让弱者成为坚定不移的信仰和钦佩, 神道一直居高临下, 用他们的诡计玩弄其他五人的无尽轮回, 他们无非是混沌时期的幸运灵魂, 他们得到了“上古卷轴” , 让他们修炼了对自然的掌控。神明是一群被利益欲熏得眼花缭乱的卑鄙事物, 生怕天道地位被篡夺, 流放所有的人。 那些威胁神道进入五界的灵魂, 暗中对付他们, 让他们的灵魂坠落到六界之外, 永不轮回, 成为孤儿。 鬼, 鬼, 鬼。”他从怀中取出一枚紫紫色的竹简, 高高举在上面, 黑光刚刚出现, 握着周元等人的六只巨手, 与那红色的竹简碰撞在了一起。 在黑光的催动下, 几乎是同时封印, 巨手和封印溅射出一点点红光, 触碰到红印的周元等人,

只感觉身体膨胀撕裂, 悲痛欲绝。 , 无数的红光混杂在他们的血肉之中, 如同流星一般落了下来, 而那红色的符箓是赤红的, 随着光的落下, 逐渐变得暗淡, 空中出现了几道裂痕, 宛如大地裂痕。 突然一个影子出现在田宗志身后, 冷声道:“田宗志, 你答应过的, 给我记住。” 然后他跳了起来, 击中了红色封印。 红色封印此时被击中, 顺着裂缝。 轰的一声碎裂, 最后如同涟漪一般, 在天空中消散。 天宗志怒吼道:“这邪灵卷轴将引领世界进入一个新纪元, 一切都将在这座永恒之山重新开始!!” 帮助无边的大海, 我是船。 六轮劫劫, 化鬼入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