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物理学与东方圣贤学说(完整篇) 量子-----读《上帝掷骰子吗》

发布时间:2022年06月19日
       这本书在市场上广为流传, 好评如潮。受限于普通人的肤浅看法, 或者只是另一种成功的炒作。几天前我买了它, 但无法放下。读了几个晚上, 就像喝了酒, 就像和美女在曲径通幽、碧波荡漾的山水环绕中漂流。徐瑶, 爽朗美丽。艰深乏味的量子理论, 犹如作者笔下的武侠小说一样, 荡气回肠, 引人入胜。更令人信服的是严谨、理性、客观的物理与文学的浪漫、生动、有趣的无形结合。每一位伟大的科学大师, 都像是过去量子科学舞台上的一代骑士和大师。没有血雨, 没有剑光, 没有剑影, 但在作者的笔下, 却有着同样的嚣张与剑法。作者在物理和文学方面的才华惊人, 字里行间洋溢着一种行走江湖的暖心、英雄气概。量子理论几乎应用到了我们生活的每一个角落, 是迄今为止被公认为最有希望接近终极科学理论的理论之一, 如:黑洞、暗物质、超弦理论。面对这些概念、文字、理论, 我们只能仰望而头晕目眩, 但作者却带领我们走出量子理论的私家花园, 远观。
       虽然我们不能进房间把它玩透, 但我们有一个大概的想法。整体的理解是肤浅的。在后记中, 作者自谦自己的作品是一场游戏, 不敢自称是认真的科普。显然, 对科学探索精神和大师精神保持敬畏之心, 或许更为合适。金字塔的顶端一直是极少数人的领地, 普通人可以仰望。回看整篇文章, 作者刻意将内容限制在物理学的范围内, 几乎完全回避了哲学和宗教对宇宙和生命的思考, 以及它们与量子理论的沉浸关系。作者还引用了爱因斯坦在书中的名言:“没有宗教的科学是瘸腿的, 没有科学的宗教是盲目的”。爱因斯坦的话可以更透彻一点。
       宗教和哲学一直是科学前进道路上若隐若现的路标。宗教、哲学、科学的关系, 据我所知, 目前尚无共识, 或者认为宗教本来就包括哲学和科学(不排除哲学和科学也包括在各种思想流派), 时代在变。
        , 学术发展的分支越来越窄, 我们习惯了当下的细节分析, 却忘记了江河汇合于海。想一想, 所有的宗教领袖都是他们有生之年当时最高知识的大师, 将哲学和科学融于一炉。由于种种原因, 对教义的阐释变得与本义相去甚远, 支离破碎, 甚至沦为别有用心的工具。量子科学的发现和发展向我们揭示了不同于传统经典物理学的“荒谬”一面。除了我们习以为常的和已知的, 宇宙和生命是普通人可以感知的(包括通过第一在进口设备的范围之外), 有什么我们不知道但肯定存在的东西吗?答案是肯定的。不同的是, 一个是我们习惯性认知的局限, 使我们不自觉地根据已知做出判断;另一个是我们对未知的定义, 仅限于物质范围, 还是我们不急于下定论?量子科学在微观层面所揭示的不确定性(不确定性)对于爱因斯坦的死是无法接受的。他的名言“上帝不掷骰子”广为流传。上帝不仅掷了骰子, 还把骰子扔到了一个他找不到的地方。”就量子争论而言, 爱因斯坦甚至犯了一个错误, 但爱因斯坦的质疑是世纪难题。 wise 爬到山顶环顾世界。, 怎么了?!或者你可以慢慢来。1.外星人关于外星人存在的争论是没有定论的。至少我们目前的科学认识已经确定了宇宙是如此广阔广袤无垠, 人类(地球)会是唯一的生命吗?如果是, 那不符合最基本的科学逻辑。这是一个孤立的证据, 明显的可笑;否定的一方坚持不承认在现有的关于发现外星人的报道中, 据说大部分都是假的或者可以用其他解释来解释的, 也就是说, 很少有案例不能按照现有的解释来解释。知识。所谓的科学c 态度, 只要有真实存在、已经发生的案例, 就应该质疑和质疑。有争议的论点之一是, 目击者大多将航天器(飞碟)的速度描述为非常在快速运动状态下, 瞬间悬停、启动或改变方向(上、下、左、右多维)的能力不符合关于重力(惯性)和光速的物理定律, 它的力量令人难以置信。可见人类的傲慢与傲慢。物理学中对引力和光速的理解是牢不可破的吗?事实上, 它是基于我们目前对地球的科学认识水平。在我的无知中, 我想知道是否有明确定义这一点的科学规律?一切自然科学都在不断发展变化, 都只是相对的结果, 而不是最终的结论。已经相对固化的所谓经典理论只是一个硕果累累的分支。量子科学刚刚打开了一扇门, 我们有理由期待更多激动人心的发现。 2.始终如一地。爱因斯坦晚年的困惑在于他无法将经典力学、相对论和量子科学融合在一起, 追求统一所有定律的终极目标并没有错。近几十年来, 科学家们不断将量子研究的范围扩大到物质领域, 也延伸到生物学和意识领域, 并引入了东方整体哲学和宗教思想。 “量子纠缠”的深刻含义, 简单通俗的理解, 就是相互影响和依赖的相关性。一百年前的中国人比较容易理解这些概念。传统文化主体观念自然包括“天人合一”和“心物合一”(不能用一百个学派一概而论), 并被视为一个群体。 《易经》是第一部经典的文化渊源, 原本是研究天地人之间的关系。有与无, 发散与收敛(阳与阴)万物(生物和非生物)都处于这两种状态的不断变化和影响(纠缠)中, 但强度、大小、速度、范围、表象和隐藏是不同的。数学、物理、化学、生物等, 只是研究对象、工具、方法不同而已。爱因斯坦统一自然科学框架的理想终将出现。要实现这一目标, 就必须跨越思想的藩篱, 将各门学科融为一体, 统一一切规律, 统一天下, 臣服于天下。这一天还是很特别的。遥不可及, 但重要的是我们面对正确的方向并有希望。 3.对东西方文化融合的期待。近年来量子力学和理论物理学的发展, 使人们对东方古圣和现代科学大师的渐进趋势充满惊喜和期待。如果我们能理解几千年前古人的思想, 科学、哲学、宗教都在试图回答什么是人(生命)、宇宙(物质)、精神(思想)的问题, 它到底从何而来?从哪里来, 又去哪里了? .长期以来, 圣贤和宗教都有自己的解释, 但由于当时的文字和语言与今天的巨大差异, 对宗教教义的解释充满了歧义。受过教育的人很难理解。其实自古圣贤都讲修身, 佛教也有佛法、佛法、佛法之分, 各有千秋。修行和佛教其实是实验科学。每一步都有具体的要求, 但重点在于对人体本身的修炼。道家的炼丹学说被公认为遥遥领先于西方的一门实验科学。东方文明的特点是有偏差的注重内在和个人修养, 强调与环境的共生共存。老子说:“在一个人烟稀少的小国里, 你听到鸡和狗的声音, 老死不相往来。” “不笑是不够的”! (注一)中国的《易经》理论博大精深, 弥伦世界包罗万象。然而, 它简洁而全面, 有形象、有古文、有道理。将其放入现代实验室进行细微测试。起源于《易经》的中医也以图像为依据, 从里到外, 从外到里, 从小到大, 兼顾局部和整体, 根据每个人生活的不同特点开药治疗。看:不同的病有不同的颜色;气味:人不一样, 身体不一样, 口味也大不相同;问:日常生活和行为、情感和算命;切:虽然脉象很玄妙, 但是今天很聪明的人已经很少见了。看、听、问, 科学仍然是垃圾。一百多年来, 风波不断, 中医的命脉悬于一线。中医的生命与国学、国运息息相关。不管怎样, 只有《易经》和《中医原理》共同代表了典型的东方文明特征。整体离不开个人、物质和精神。现代西方科技的视野终于不再局限于纯粹的物质范围, 有识之士对东方文明投下了火热的目光。高贵优雅的东方女神有没有可能赢得久违的东西方文明融合之旅?或许, 我们可以拭目以待。 4.孤独的背后 我们从小接受的教育之一就是:真理, 在大多数人的手中。我曾经相信它。直到成年后, 我才慢慢发现, 生活中的顺从与真理无关。在生活中,

我们需要自愿或不自愿地遵循大多数人的意愿。有世俗的真理,

但没有真理。任何人、事物或事物在一定的条件、环境和目的下, 都有不同层次的真理, 但也一定有关于一个人、事物或事物的特定的、唯一准确的真理。解决、处理和回答问题的方法和手段是灵活的, 因时而异, 大概可以定义为理性。曲高和寡妇, 绝无一人。历代流传下来的圣贤有多少?究竟的、彻底的、唯一的真理, 过去、现在和未来, 只有极少数人可以理解。世间虽有圣贤, 道高一尺, 魔高一尺。正确的真理往往不被接受, 也不会成为社会的主流。回顾人类发展的历史, 看到几十年来耳闻目睹的事实, 人们极为悲观和失望。驾驭历史车轮、掌握方向的人, 大多不是圣贤和真理。道理很深奥, 懂的人都能懂, 不懂的人说破了也没用, 只好置之不理。前世今生的先知, 注定孤独寂寞, 有山有水, 朋友难寻。也将成为一首千古高不可攀的绝唱。是不是就这么难以捉摸, 高不可攀, 成为我们跟风不求进取的理由?我们为什么要努力追求真理?这是另一个难以回答的问题。不是无法回答, 而是只有有信仰的人才能理解。很简单。
       这辈子的名声、权势、利益再怎么荣光, 最多也跟着你几十年, 你也拿不走一丁点, 而是你这辈子所做的后果人生, 对真理的追求, 不会有丝毫减损。它会像影子一样陪伴着你, 加起来很多, 也许你会觉得真相一直都在。大概是这样, 到此为止吧。 5、人物的确立, 就是这篇文章拖得太久的证据。当然, 这是由于个人的笨拙和懒惰, 这是无法避免的。写东西的冲动是希望女儿、家人、朋友、同学、读者能有一点启发, 我很满意。在我们几十年的教育和成长的环境中, 有很多自相矛盾的有害事物, 但它们却根深蒂固, 潜移默化地影响着我们的行为和心理。互联网的网络媒体深深感受到个人在时代洪流面前的无能, 眼睁睁地看着亲朋好友陷入泥潭却不知所措的痛苦难以言表。活了几十年, 总有一点点人生感悟。自古有家世传承, 不断成功, 有时间写点东西留下来。非黑即白, 铁证如山, 证后, 是非, 因果自负。老姜杂谈 半张 2015-4-18 注1 老子《道德经》原文“军士闻道, 勤奋工作;军士闻道, 活命必死下士闻道而笑, 道不笑也。”大意是:一流的人一听真话,

如雷贯耳, 立马跟风;中产阶级听到真相并怀疑它。有时这种做法不能前后一致;下等人听到真相后, 会不屑一顾, 嘲笑它。如果这样的人不笑, 那就不是事实。注:曹天元, 《上帝会掷骰子吗》作者, 克莱格《量子纠缠》(英文), 刘贤珍译, 《爱因斯坦的玩具:探索宇宙与引力的奥秘》作者【美国】徐一红